黨性基地 - 井岡山以太币交易平台培訓
井岡山以太币交易平台培訓
以太坊最新行情 黨性基地
黨性基地

1、井岡山北山革命烈士陵園黨性基地

北山革命烈士陵園,為了緬懷毛澤東、朱德等老一輩無産階級革命家創建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豐功偉績,發揚井岡山精神,開展愛國主義教育,1985年11月,井岡山市委、市政府在松柏疊翠,林木蔥郁在茨坪北山上,興建井岡山革命烈士陵園,烈士陵園由紀念碑、紀念堂、雕塑園、碑林四大部分組成。革命烈士陵園是為了緬懷老一輩無産階級革命家創建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豐功偉績,弘揚井岡山精神而興建的。

1987年10月,井岡山革命烈士陵園在茨坪北面、山體如一座羅漢大佛像、林木蔥郁的北岩峰落成,坐北朝南,占地26.68公頃。井岡山革命烈士陵園落在松柏疊、翠林木蔥郁的茨坪北山。井岡山革命烈士陵園由紀念碑、紀念堂、雕塑園、碑林四大部分組成,占地面積四百畝。井岡山雕塑園是全國第一座以革命曆史人物群像為題材的雕塑,園内共安放有19尊革命烈士和革命先輩的雕像,這19位烈士和先輩主要是井岡山鬥争時期共産黨的前委、軍委、特委委員的代表他們是毛澤東,朱德、陳毅、彭德懷、譚震林、陳正人、滕代遠、何長工、王爾琢、宛希先、李燦、張子青、何挺穎、王佐、袁文才、賀子珍、伍若蘭、羅榮恒、蔡協民。首先我們看到的是陵園主大門,園标"井岡山革命烈士陵園"是參加過井岡山鬥争的老紅軍戰士宋任窮題寫的。順山而上,有兩組台階,第一組有49級,象征1949年新中國成立,井岡山人民得解放;第二組有60級,寓意北山烈士陵園是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創建六十周年的1987年建成,對外開放。井岡山革命烈士紀念碑高達27米,表示1927毛澤東等老一輩無産階級革命家在井岡山創建了中國第一個農村革命根據地。

2、井岡山革命博物館黨性基地

井岡山革命博物館主要擔負井岡山革命鬥争曆史陳列展覽、宣傳井岡山精神、管理保護井岡山革命紀念地舊居遺址等光榮職責和神聖使命,遵照“保護為主、搶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強管理”的文物工作總方針,大力宣傳井岡山鬥争史和井岡山精神,開展革命傳統和愛國主義教育,認真做好舊居遺址的管理保護、文物征集、史料研究等工作,變資源優勢為經濟優勢,發展紅色培訓和紅色旅遊,為井岡山精神傳承和經濟發展服務。

井岡山革命博物館在豐富的館藏文物、資料的基礎上,充分發揮文物保管、史料整理、專題研究、編纂出版等專業人員的作用,現在已形成一支具有相當水平的老中青結合的科研編輯隊伍,先後整理出井岡山鬥争史的專題課目196個;在深入開展陳列研究、學術交流的同時,在省級以上各出版社或報刊雜志出版、發表的專著、論文有:由館裡編纂出版的專著15部;館裡參與出版的專著25部;專業人員個人編著出版的專著30餘部;專業人員撰寫的各種專題論文、考證文章500餘篇達1000餘萬字;獲得省級以上各種獎勵25部(篇);定期編輯出版學術期刊《井岡山精神研究》和館刊《搖籃》,創辦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網站,在全國文博界廣泛地開展學術交流活動。

3、井岡山會師廣場黨性基地

井岡山會師是指1928年4月毛澤東率領的秋收起義部隊與朱德、陳毅領導的部分南昌起義部隊在井岡山的勝利會師,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史上的重要曆史事件。1927年10月,毛澤東率領工農革命軍上了井岡山,創建了以甯岡為中心的井岡山革命根據地。1928年1月,朱德、陳毅率領南昌起義保存下來的部分隊伍,來到了湘南地區。在中共湘南特委和當地農軍的組織領導和配合下,發動了湘南武裝起義。3月,在永興成立了湘南蘇維埃政府。3月底,由于湘、桂、粵軍的三路“協剿”,起義農軍難以在湘南立足。

為保存革命力量,除留一部分武裝繼續堅持鬥争外,朱德、陳毅率南昌起義部隊和農軍向湘贛邊界的井岡山轉移。3月下旬,毛澤東率領部隊在汝城一帶擊潰了尾追湘南起義的敵軍,4月在酃縣的十都與朱德見面。在毛澤東率部的掩護下,朱德、陳毅率領的部隊于4月中旬抵達江西省甯岡縣的砻市,與毛澤東統率的井岡山部隊勝利會師,這就是有名的井岡山會師。根據中共湘南特委決定,兩軍會師後,合編為工農革命軍第四軍,朱德任軍長,毛澤東任黨代表,陳毅為政治部主任。開始編兩個師,一個教導大隊,旋即取消師部,改為6個團由軍部直接領導。全軍萬餘人,槍兩千餘支。接着在甯岡召開了中共工農革命軍第四軍第一次黨代表大會,會上選舉産生了第四軍軍委,毛澤東任書記。5月4日,在砻市廣場舉行會師大會,正式宣布工農革命軍第四軍的建立(不久改稱紅軍第四軍)。

4、井岡山神山村黨性基地

神山村位于茅坪鄉境内,黃洋界腳下,現有神山組和周山組兩個村民小組,系“十二五”省定貧困村,共有54戶231人,黨員18人,貧困戶21戶50人(紅卡戶4戶8人、藍卡戶15戶35人、黃卡戶2戶7人)。全村耕地面積198畝,山林面積4950畝,其中90%為毛竹林。2016年2月2 日農曆小年,習近平總書記帶着黨中央的深情厚誼,親臨神山村視察,并發表了“在全國建小康社會的征程中,不落下一個老區群衆”的重要講話,給予了神山村人民莫大榮耀和鼓舞。一年來,神山村始終牢記習總書記囑托,紮實開展“兩學一做”學習教育,大力推進精準脫貧各項舉措,做到了學習教育與精準脫貧深度融合。積極實施村級組織“131”治理模式,大力弘揚井岡山精神,不斷夯實黨建基層基礎。

率先在全市推廣“一證一簿”(産業股權證,貧困戶登記簿)做法,緊緊圍繞“四個一”(即“一戶一畝竹茶果、一戶一棟安居房、一戶一個農家樂、一戶一張保障網”)精準脫貧模式,大力推進産業扶貧,全村已發展茶葉200畝,黃桃260畝,雷竹30畝,全村21戶貧困戶每戶籌集産業發展資金2萬元入股到黃桃合作社和茶葉合作社;大力推進安居扶貧,全面完成全村37棟危舊房砌體加固改造,新建愛心公寓一棟;大力推進旅遊扶貧,完成神山村旅遊規劃,全村已發展農家樂10戶,從業人員近40人,與江西幹部學院研發了一堂精準扶貧課納入紅色培訓的教學計劃。大力推進基礎設施扶貧,強化環境整治,完成村内竹籬笆建設1.5千米,設置了一個紅色書屋,新建水車一座,完成村内廣播、旅遊公廁、大型停車場和村部旁小型停車場建設,改水改廁實現全覆蓋,積極推進休閑廣場、污水處理等項目建設;大力推進保障扶貧,積極落實貧困家庭醫保、低保、社保、教育等民生托底的“保障網”,确保不返貧。通過一系列的幫扶措施,至2016年底全村貧困戶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7760元,貧困發生率下降至0.87%。

3、井岡山小井紅軍烈士墓黨性基地

小井紅軍烈士墓又名小井紅軍傷病員殉難處。1951年井岡山人民将部分烈士遺骨遷到茨坪重新墓葬,并建立了井岡山革命先烈紀念塔以示紀念,1969年在烈士犧牲的原地再建一座烈士墓和烈士紀念碑,碑上書寫着毛澤東題詞“死難烈士萬歲!”小井紅軍烈士墓又名小井紅軍傷病員殉難處,距小井紅軍醫院僅百米之遠,這裡原是一片稻田。1928年12月,湘贛兩省的國民黨反動派發動了第三次“會剿”。 “可恨奸佞引賊入,烈士命隕紅土埋;井岡處處遺忠骨,松樹風格勵吾侪。”

1929年1月29日,反動派在叛徒陳開恩的帶領下,竄入小井村,因威逼利誘也無法從傷員口中得出紅軍轉移的方向,而惱羞成怒,将130多位來不及轉移的重傷員,全部活活槍殺。1951年井岡山人民将部分烈士遺骨遷到茨坪重新墓葬,并建立了井岡山革命先烈紀念塔以示紀念,1969年在烈士犧牲的原地再建一座烈士墓和烈士紀念碑,碑上書寫着毛澤東題詞“死難烈士萬歲!”。1988年9月,井岡山市政府公布“小井紅軍傷病員殉難處”為市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4、井岡山大井毛澤東舊居黨性基地

大井毛澤東舊居,位于江西井岡山市大井村中央,房屋坐北朝南,土木結構,因牆壁為白色,當地人習慣稱它為“白屋”。1927年10月24日毛澤東率秋收起義部隊來到大井村時,駐紮在“白屋”中的農民自衛軍首領王佐,将他這幢兵營騰出給工農革命軍做營房,毛澤東便居住在此屋的東廂房内。在與毛澤東舊居相鄰的黃屋是朱德、陳毅的舊居。這棟房子原先叫“新屋下”,共有44間,五個天井,面積近千平方米。毛澤東率領工農紅軍首次到達大井時就住在這裡,此後這兒便成為了毛澤東在大井的住地。當時這裡還住有五戶農民和王佐的地方武裝。舊居是客家式的建築。不同的是這次有一整排的院落連成了一體。中間是大堂,大堂兩邊各有兩個院落,院子裡有兩排、八間房,各院還有一個大門。各院都有一條道通向大堂。毛澤東同志的卧室在第二個院子裡。第一個院子的右首第一間房子是廚房。另一邊與之對稱的也是廚房,當時由于人員衆多,便被改成卧室了。大堂的左側有一堵泥牆,泥牆上面有着無數個孔,據說是子彈打的。反圍剿失敗後,敵人竄入大小五井,大井村的房屋基本上被焚毀。“白屋”也毫不例外,燒得隻剩一堵殘牆,解放後進行重建。殘牆仍嵌在裡面。毛澤東的舊居前有一棵樹,樹下有塊烏黑的石頭,據說是毛澤東當年讀書的地方,叫讀書石。它的周圍用木栅欄圍着。房屋的後面有兩棵長青樹,據說當時被燒成灰燼。隻是很奇怪,解放後,1949年這樹居然又重新長了出來,因此井岡山人将其又稱之為“神樹”。

5、井岡山五龍潭紅軍洞黨性基地

井岡山紅軍洞遺址位于水簾瀑之下不遠處。金獅面的飛瀑流泉,從上長虹瀑、中水簾瀑,到這裡下是彩裙瀑。據悉,1928年冬,紅軍将領張子清等50餘名重病傷員轉移到這裡治療養傷。紅四軍十一師師長張子清因傷口化膿步履艱難,紅四軍向贛南出發前夕,三十一團的同志要求擡着他随軍下山,可張子清不同意,執意不肯走,隻好把他和一些重傷病員安置在這山洞裡繼續養傷治療。從此,後人親切地稱此洞為“紅軍洞”。

1929年1月,朱毛紅軍主力離開井岡山征戰贛南,紅五軍和紅四軍三十二團堅守根據地,守山軍民在黃洋界、桐木嶺等五大哨與敵人抵抗。扼守桐木嶺哨口的是紅五軍第九大隊和梨坪鄉赤衛隊,他們糧食都拖進洞中儲存。這些糧食對于守山軍民堅持了三天三夜的保衛戰起到重要作用。

6、井岡山小井紅軍醫院黨性基地

1927年10月,毛澤東率工農革命軍向井岡山進軍途中,在原甯岡縣茅坪村設立了一所簡易的後方醫院。1928年5月,毛澤東、朱德兩支部隊在井岡山勝利會師後,在井岡山的大小五井,建立了取名叫“紅軍醫院”的後方醫院。醫院分四個管理組:第一、二組設在大井村,第三組設在中井村,第四組設在小井村,院部設在中井村。為了改善紅軍傷病員的醫療條件,同年10月,湘贛邊界黨的第二次代表大會決定:“建設較好的紅軍醫院。”紅軍官兵們紛紛将平時發的夥食尾子募捐出來,軍民們自己動手,就地取材,曾志同志那時已懷孕七個月了,還挺着大肚子,和大家一起上山砍木頭、背木頭到小井村。1928年冬,在小井建成了這所杉木皮蓋的屋面、全木質結構、上下兩層共32間的紅軍住院部,取名“紅光醫院”。

由于敵軍對井岡山實行嚴密的經濟封鎖,造成醫院的醫療條件極差,醫務人員和傷員們一起艱苦奮鬥、自力更生、因陋就簡,克服了許許多多的困難,治好一批批傷病員重返前線:西藥奇缺,醫務人員就上山采掘金銀花、魚腥草、散血丹等草藥煎熬給傷病員服用;缺少醫療器具,醫務人員就地取材,用木頭、竹子等制作成鑷子、消毒盆、探針等器具;沒有藥棉,就将土布洗幹淨作藥棉,一條紗布繃帶用了洗、洗了又用,有時用上幾十遍直至不能再用為止;沒有手術刀,醫生們就用鹽水泡過的剃頭刀、梭镖甚至切菜刀當手術刀使用,用小鋸齒的木鋸子當作骨鋸來給傷員們做手術。在最困難的時候,一點消炎的藥水都沒有了,就用食鹽水,甚至用石灰水給傷員消炎。紅軍師長張子清在一次戰鬥中,大腿負了重傷,住在小井醫院期間,醫務人員每天發給他一小包食鹽洗傷口,可張師長每天隻是用茶水洗一洗傷口,而把那一包包鹽都藏在鋪底下。當1928年底,根據地食鹽已完全斷絕,傷員們已沒有一點食鹽用的時候,他把所藏的那一包包食鹽都捐給那些急需食鹽洗傷口的重傷員使用,而他自己的傷口因沒有很好消炎而感染潰爛,最後在井岡山獻出了他寶貴的生命。張師長獻鹽的動人事迹,至今還在井岡山人民中傳頌。

7、井岡山黃洋界哨口黨性基地

1928年8月3日,汀贛兩省國民黨軍隊趁我紅軍主力遠去汀南、根據地兵力不足之際,組織了四個團分兩路時攻黃洋界哨口,企圖占領井岡山。紅四軍三十一團以不足兩上連的兵力打退了敵人四次沖鋒後,從茨坪軍械處擡來一門剛修好的迫擊炮,在隻有三發炮彈,前兩發又沒有炸響的情況下,第三發炮彈命中敵人的山下指揮部,敵人以為我軍主力歸來,慌亂中連夜退逃,紅軍終于取得了黃洋界保衛戰的勝利,正在回井岡山途中的毛澤東聞訊,寫下了《西江月井岡山》這首詞。

井岡山地勢險要,易守難攻,主要有五大哨口。 其中最著名的為黃洋界哨口,文化遺址主要有黃洋界哨口營房、黃洋界哨口工事、黃洋界保衛戰勝利紀念碑和紅軍挑糧歇息處。1965年,井岡山人民在營房舊地前建造了一座木結構的“黃洋界保衛戰勝利紀念碑”。1969年為宣傳林彪,炸毀該紀念碑,改建成火炬亭。1977年在小山頂上新建了紀念碑,并在碑前豎立了一橫碑,刻有毛澤東同志手書《西江月•井岡山》。 1961年3月,國務院公布“黃洋界哨口”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中國紅軍第四軍黃洋界哨口營房原是一家客棧,于1923年夏倒塌,1928年夏紅四軍軍委決定在原客棧基礎上重新建造此屋做營房。由兵房建築處主任李少坦負責施工,甯岡縣第四區工農兵政府抽派民工建造。施工時,毛澤東、朱德等曾到這裡視察。1928年8月,營房竣工,紅四軍一個連的部隊駐紮在營房周圍,日夜把守在黃洋界哨口上。黃洋界保衛戰勝利後,紅軍戰士模仿京劇《空城計》的唱腔編唱 《空山計》,用竹筷敲擊臉盆和飯碗等演唱,歌頌人民戰争的勝利。 1961年3月4日,國務院公布“中國紅軍第四軍黃洋界哨口營房舊址”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8、井岡山紅軍造币廠遺址黨性基地

紅軍造币廠遺址位于江西井岡山市茨坪城區西北面的上井村,距離茨坪城區7公裡。1928年4月下旬,朱德、毛澤東兩軍在井岡山勝利會師,5月初正式宣布成立中國工農革命軍第四軍(後改稱紅四軍),部隊不斷壯大。而湘贛兩省敵軍對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也實行頻繁的軍事“圍剿”和嚴密的經濟封鎖,根據地軍民面臨着嚴重的給養困難。1928年5月,在王佐的建議和推薦下,紅軍軍部将軍民們打土豪和戰場上繳獲的大量的首飾和銀器具等,運用謝氏花邊廠的鑄造技術,請謝火龍、謝官龍等謝氏兄弟為師傅,在井岡山上的上井村,借用農民鄒甲貴的民房,創辦了井岡山紅軍造币廠。并先後在上井的牛路坑、大井的鐵坑、茨坪和金獅面的紅軍洞等地設立了造币廠的粗坯車間和沖壓車間。王佐是紅軍造币廠的主要負責人。井岡山紅軍造币廠的建立和“工”字銀元的發行流通,成功的幫助了當年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軍民,度過了艱難的歲月,也為此後的湘贛革命根據地造币廠和中央蘇區造币廠的建立積累了經驗,奠定了基礎,它在中國革命政權的貨币發展史上占有重要的曆史地位。

紅軍造币廠沿用“墨西哥”版别鑄造了第一批銀元,并在每塊銀元上,鑿上了标志着湘贛邊界工農兵政府,自己發行流通的“工”字印記,稱為“工”字銀元。它是中國共産黨領導下的紅色政權最早在革命根據地内發行流通的第一批金屬鑄币。為防止敵人進剿以及造币廠的安全,銀坯的翻制與銀元的印花工序大都設立在原始森林的山洞裡,這就是今天井岡山龍潭風景區裡的紅軍洞。而“煤洗”、“鑿字”、“開響”、“做舊”等工序,就在今天井岡山“紅軍造币廠”的遺址上。當時的紅軍造币廠由于條件和技術等各方面的限制,隻能因陋就簡,就地取材,隻打造了銀元1萬多枚,銀料1000公斤。1929年1月底,湘贛兩省敵軍調集十八個團的兵力,分五路第三次“圍剿”井岡山。上井紅軍造币廠廠房被敵人全部燒毀,造币設備也被敵人破壞。因而,這個紅軍造币廠實際隻存在了半年多時間,就由井岡山的失守而結束。1998年12月,在這個造币廠的原址上,當地人按原貌修複這個紅軍造币廠時,還曾出土有當年造币時使用過的一些工具、原料以及銀元等大量物品,成為研究紅軍造币廠的珍貴曆史資料。1988年9月,井岡山市人民政府公布"中國工農紅軍遺址",為市級文物保護單位。

9、井岡山南山火炬廣場黨性基地

井岡山南山公園位于茨坪鎮的南端,與茨坪毛澤東同志舊居相鄰。公園入口廣場的工農兵雕塑,是南山公園原有的主題雕塑,現經翻模而成,保持了原有的比例和雕塑藝術。入口廣場有兩組偉人題詞浮雕牆,第一組浮雕牆上镌刻着毛主席的題詞“發揚革命傳統、争取更大光榮”。 “發揚革命傳統、争取更大光榮”,每到春節,老區家家戶戶門前都貼着這幅對聯。第二組浮雕牆上镌刻着“世上無難事,隻要肯登攀”。

兩組浮雕的背景圖案采用的是井岡山主峰五指峰。南山公園這條遊步道路共有2000多米,是用以前舊廣場的老石材按修舊如舊的方式重新翻修的,體現了當年井岡山鬥争時期艱苦奮鬥,節約不浪費的優良傳統。沿着這條路攀登,可以看到五個仿竹的亭子,分别代表着井岡山著名的五大哨口。南山公園的最頂端,火炬廣場,整個廣場外形像一枚軍章,面積有4300平方米,海拔高860多米,與它遙相呼應的北山烈士陵園海拔940多米,茨坪鎮海拔840多米。站在火炬廣場,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高聳的“星火相傳”主題雕塑,雕塑基座高2.7米,火炬高34米。從火炬廣場入口到主題火炬,兩側有89個小火炬,加上主題火炬一共90個,寓意南山公園是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創建90周年之際進行了提升改造。主題火炬雕塑底座下有一個占地1400平方米的“弘揚跨越時空的井岡山精神”主題展覽。

12、井岡山龍江書院黨性基地

1928年4月底,朱德、陳毅等同志率領的南昌起義保留下來的部分部隊和湘南暴動農軍來到砻市,與毛澤東同志領導的秋收起義部隊勝利會師,這就是著名的“井岡山會師”。當時,朱德、陳毅率領的部隊是4月25日到達砻市。4月28日,指揮部隊擔任掩護任務的毛澤東也回到了砻市,他聽說朱德等人住在龍江書院,立即帶領幾名幹部趕來,在書院的門口和朱德同志第二次會見。接着大家一道登上書院的最高層文星閣,進行了親切的交談,參加交談的有毛澤東、朱德、陳毅、王爾琢、張子清、蔡協民、何挺穎、袁文才、何長工、胡少海、黃克誠、龍超清等。毛澤東向大家介紹了井岡山根據地的主要情況;朱德談了湘南暴動和部隊轉移上山的經過。在親切的氣氛中,大家商談了兩軍會師後的有關事項,并定下5月4日召開軍民慶祝大會。“龍江書院”是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政院校的搖籃,為湘贛邊界工農武裝割據鬥争培養了一大批優秀的軍政人才。

1927年,中國共産黨相繼發動和領導了南昌、秋收、廣州等一系列武裝起義,揭開了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序幕,人民軍隊由此誕生。10月,毛澤東率領秋收起義部隊進軍井岡山。當年11月中旬,毛澤東指示在龍江書院創辦邊界第一所紅軍教導隊(即工農革命軍軍官教導隊),培養部隊下級軍官和地方武裝幹部。教導隊的學員由邊界各縣選派的工農分子和部隊中的幹部參加,其中甯岡、永新、蓮花等縣選派來的工農分子六十餘人,工農革命軍的基層軍官三十多人,第一期學員100多人,教導隊由呂赤任大隊長。袁炎飛、黃天華任專職教官。下分四個區小隊,每個區小隊下設三個班。陳伯鈞、陳士榘、張令彬、王良分别擔任區小隊長兼教官。毛澤東親自擔任兼職教員,這期教導隊原計劃辦三個月,由于鬥争形勢的發展,隻辦了二個多月,即新城戰鬥後就結業了。學員們回到各地後,積極投入了根據地的各項鬥争,對發展邊界的工農武裝割據起了很大的作用。至今,在書院前棟的牆上,還保留着當年學員們寫的兩幅标語。

13、井岡山茅坪八角樓黨性基地

在江西甯岡縣城東南16公裡處的茅坪村謝氏慎公祠後面,有一棟土磚結構的兩屋樓房,樓上有一個八角形天窗,當地群衆稱之為八角樓。井岡山鬥争時期,茅坪是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政、軍領導機關所在地和湘贛邊界工農武裝割據鬥争的指揮中心。同時,紅軍的後方留守處、醫院、被服廠、修械所等後勤機構也設立于此。在這裡召開了湘贛邊界黨的第一次、第二次代表大會。毛澤東、朱德、陳毅、譚震林等經常在這裡辦公和居住。井岡山鬥争時期,毛澤東經常在茅坪八角樓居住和辦公,領導湘贛邊界工農武裝割據的偉大鬥争。因為樓房裡有一個八角形的天窗,所以當地群衆都習慣把這棟房子叫做八角樓。

為了從理論上闡明中國革命發展的規律,回答“紅旗到底打得多久”的疑問,排除“左”、右傾思想的幹擾,引導黨和人民朝着勝利的道路前進,毛澤東在艱苦的鬥争歲月裡,深入調查,把馬克思主義普遍真理與中國革命實際相結合,進行紅色政權理論的研究,寫下了《中國的紅色政權為什麼能夠存在?》和《井岡山的鬥争》兩篇光輝著作。在這兩篇著作中,毛澤東全面總結了井岡山鬥争的經驗,分析了中國革命的性質、動力和任務,提出了“工農武裝割據”的思想,闡述了紅色政權能夠存在和發展的五個條件,回答了紅旗到底打得多久的疑問,從而堅定了邊界軍民對敵鬥争的必勝信心,為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的革命道路的形成,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井岡山鬥争時期,朱德經常在這裡居住和辦公,與毛澤東一道領導和指揮井岡山的偉大鬥争。他們經常在一起商讨創建和鞏固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根本大計,研究部署作戰方案,制定正确的方針和政策,并指導紅軍幹部戰士深入地方開展土地革命運動。朱德還親自上前線,指揮了七溪嶺、五鬥江、坳頭垅等戰鬥,領導邊界軍民粉碎敵人的多次軍事進攻。朱德卓越的軍事才能和在戰場上的沉着勇敢使敵人聞風喪膽,在邊界軍民中享有很高的威望。

14、井岡山茨坪毛澤東同志舊居黨性基地

茨坪毛澤東舊居,坐落在茨坪中心的東山腳下,面臨風姿秀麗的挹翠湖。這裡原是一棟農民的住房。1927年10月27日,毛澤東率領湘贛邊界秋收起義部隊來到茨坪就居住在這裡。到1929年1月的一年多時間裡,毛澤東每到茨坪就在這棟房子的中廳右後間居住和辦公。1928年11月6日重新組織的中共井岡山前敵委員會機關也設在這裡。當時紅軍的生活條件十分艱苦,毛澤東卧室兼辦公室内的陳設非常簡樸,床鋪、桌椅都是房東家的。一張油漆剝落的長條形木桌上,隻有一盞馬燈、油燈,一方硯台和毛筆。除開會、外出、打仗外,毛澤東經常在此不分晝夜地看文件、寫文章、制定作戰計劃等。井岡山的冬天格外地寒冷,毛澤東和紅軍戰士一樣,隻穿兩件單衣,睡稻草鋪,蓋一床薄薄的線毯。有時晚上辦公時兩隻手常常被凍得不聽使喚,他隻好把線毯披在身上卸寒。為了節約用油,部隊曾作過規定:營以上幹部晚上辦公每盞燈可點三根燈芯;連隊站崗每盞燈隻點一根燈芯。按這個規定,毛澤東晚上辦公完全可以點三根燈芯,但他堅持隻點一根。就在一根燈芯的油燈下,毛澤東起草了《井岡山的鬥争》這篇光輝著作和四言體的《紅四軍布告》等。後來部隊繳獲了一二盞馬燈,贈送給毛澤東,可他晚上辦公時從不點這盞馬燈,隻在晚上開會或外出時才用。這盞馬燈陳列在卧室裡,成了一件珍貴的革命文物。1929年1月14日,毛澤東率領紅四軍主力離開井岡山。這棟房子于1929年2月被國民黨反動派燒毀,1961年重新修複,被列為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井岡山黨性基地培訓班聯系電話:400-025-6988